聖青苔

2019年11月19日 - 2020年1月11日

策展人:俞迪祈

開幕酒會: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六日,星期六下午 4 時 至 6 時 30 分
藝術家將出席開幕酒會。
單慧乾的行為表演 “The Lens” 將於下午 5 時至 5 時 15 分進行。

“聖青苔”展出八位女性或非二元性別的藝術家的作品。展覽提出一個重要問題:我們如何展現一個容讓多性別得以自由發揮的世界?展覽中的作品抵抗本質主義的敍述以及文化和生物學的決定論,探索性別的非二元流動性,其在有機自然裡無定形的廣闊領域中的表達方式,以及隨之而來的人類文化、神話和宗教裡的想像與白日夢。

想像一個跨性別的世界,有兩種方法。其中一種是在未來酷兒技術的幫助下幻衍出一個後人類星球。另一種方法是追溯到人類存在以前的豐富生物多樣性和宗教神話,重新編寫我們的遠古歷史。這兩條路向都充滿了生動的圖像、感官性的紋理和廣闊的視野,超出我們現有知識範疇。植物大模廝樣地將其生殖器官以花朵的形態穿戴,同時展示雄性和䧳性的性器官。所有性別在同一個生命體中共存和互置,彼此間既無貶低亦不奪主。自遠古以來,他們的䧳性和雄性特質完美融合,相互協作。

蘇詠寶追溯原始且難以分類的生物,以裝置形式描繪水底海藻的細胞視像圖,把影響其性徵的遠古基因視像化。陳麗同以工業物料架設高聳的雕塑作品,形態仿如隨環境進化和蛻變的巨大毛蟲。張如怡製作各種多肉植物和仙人掌的水泥雕塑,其誘人的花朵往往是旱漠中唯一的綠點。雖然這只是多樣的動植物世界裡的冰山一角,他們仍闡示了七彩斑爛的性別差異和對環境的適應能力。

他們生產的成果具有神奇的特質,當中包括性激素和催情藥汁,將雙性能力傳遞給消費者。徐世琪以頭髮刺繡,敘述了一系列中世紀法國詩詞,這些詩詞均迷戀崇拜各個女性器官。廖逸君與男友合攝了一系列自拍像,在這些場景裡,這段親密關係的性別角色是玩味的、可替代的及可協商的。黃慧妍在作品《我們對世界的描述實在太粗糙了。》諷刺了耶穌基督誕生場景中的性別定型觀念,以及在《他她它》重新思考英語世界中性別代名詞所賦予的古老成見。

在人類歷史和科學背後,存在著多種神話,充滿了雌雄同體的神明和變性者的遐想。王水的一段深情自白式的抒情錄像散文中,在航拍機飛越香港住宅建築的洞口的同時,轉述了《山海經》裡風水和怪物的法令。單慧乾演繹變裝者,因為他們體現了超女性化的角色,對凝視和欲望、認同和物化、臆測和邊緣化的過程提出質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