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/ 2

懷念任航-秦美娜
2017年2月

懷念任航 

我對任航突然的離世感到莫大的震驚和難過。 任航的攝影跟他的為人一樣,開放直接、隨心所欲。他經常一臉笑容的,甚至嬉皮笑臉。他並不認為他的攝影是藝術,對藝術界也沒太多關心。對於攝影和詩作,他只是覺得很想這樣做而一直做下去。我非常敬佩他這份純粹。他藉著攝影和寫作支撐著自己,通過創作的宣洩可能為他帶來一點存在感和操控感,甚至快感。不論他的出發點,任航的影像將會在中國當代攝影史佔上一個位置。

憂鬱症的黑暗力量如此巨大,我們要多關心身邊受此煎熬的人。

秦美娜
刺點畫廊總監

回到頂部